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仙途遗祸->1722 被放弃的故人

1722 被放弃的故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出事了?

  水馨迅速掂量了一下时间,否决了“林惊珩等人已经赶上”的可能性。毕竟林惊珩就一个剑心,洪嵚没弄错的话也并不是一个善战的修士。

  阵修这种生物,得给他们时间布阵才行。何况,他们那边还有一堆筑基期的修士需要保护。

  一打三,想要迅速搞定的可能性太低。

  而周永墨兄弟知道她的真正实力,不会着急,也不会弄出那么大动静来。

  所以……应该是之前就出问题的那一部分,现在没压制住,彻底爆发了?

  水馨顿时兴致勃勃,并且注意到,前面逃跑的那个实验员,也踉跄了一下,或者踉跄还可以说是受到山体震动的影响,浑身散发出来的颓唐绝望气息,连水馨都能感觉到,这就真是绝望了。

  毕竟这筑基修士一心逃命,根本就没对水馨产生什么敌意。水馨对和自己无关的人,感知可是没那么敏锐的。

  不过,虽说是前狼后虎,前面的情况毕竟不那么明确。反而是后面,被半兽追上的话,被分尸就是唯一的结局。

  求生**的驱使下,那筑基修士依然往前方跑去。

  水馨则再次掂量了下——现在距离地面已经差不多有三百多米的深度了。要是禁制不够稳当,估计得被活埋。靠筑基级别的实力想要出去还真不容易。不过,这种事可以以后再考虑。

  这些见不得人的势力总是把基地之类的地方放在地下,讲真她是真习惯了。总不能因噎废食。

  所以,她也不管地面的震动,继续追了下去。

  很快就看到,那聪明的、跑得最快的筑基修士,冲出了这条通道,冲进了某个地方,就地一滚,刚好躲开了另外两个被砸进来的修士。在水馨的感应中,那两个砸进通道的倒霉修士,也是筑基期。也是慧骨。

  而在更远的地方,有着极为混乱的气息纠缠,虽然也有几个金丹级别的气息,但那反而是少数。

  符合一般门派的规律。

  看起来,她一开始被带进来的时候没有感应到其他低阶修士,只是因为没有到足够深的地底?

  水馨没去管那被打进来的两个修士。

  尽管被打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气息奄奄,然后被那几个捡了馅饼的半兽修士围上去,啃食起来,发出了凄惨的叫声。

  慧骨修士出现在这里,和那样的实验就脱不开关系。水馨等人见到的那个实验室只有四个人,但看得出那边已经不怎么受重视,在研究半兽的时候,那边的“研究员”,肯定不只是区区四个而已。

  水馨几个人从那些半兽的身边走过的时候,小白那样和它们相差无几的体型都没有引起半兽们的注意,这或者也是一个佐证。

  在这些慧骨修士面前,水馨几人的仇恨值真不算什么。

  所以……水馨在走出通道之后,顺手就将那怂成一团,只求别人别注意到筑基修士,给一剑扫回了通道。

  天道承付,该你的还是受着吧。反正现在也不需要带路了。

  水馨本来打着让半兽搅乱这个地下基地的念头,现在没了这个必要,自然是不用再管那些。

  现在她们到达的,是一个被强行开拓的空间。

  那些残破的石门之类的凸起的建筑表明,它们本来应该在这个地下基地里,分割开了一个个独立的空间。这些地下空间本来还比较大。可惜已经全部在之前的震动或者说战斗之中,被打得七零八落,隔断全毁。以至于“通道加两边的房间”的布局,变成了一个方圆千米以上的大厅。

  鉴于这个深度,还在“地表”的山体之内,简直可以说是将山体差不多挖空了。

  在那些断壁残垣之中,倒着不少的伤者、死者。

  但在“大厅”的另一边,显然天火门(如果还算的话)已经控制住了局势。

  差不多是以三个金丹领衔,带着十来个筑基修士,形成了一座封禁大阵,将之前的“乱源”封禁在内了。

  正因为之前狠狠的斗了一场,似乎没人注意到,兽园边上也出了事。水馨等人入场之后,都没立刻引法警惕。

  这也正是水馨质疑这还算不算得上天火门的原因。

  天火门的灵脉是少见的属性灵脉。就是凤凰山,灵脉的灵气也不全是火属性的。凤凰山的所有灵脉灵气,都是非常狂暴的火属性。

  凤凰山的火属性灵气,只要有合适的功法就能转化为“无属性”,天火门的灵脉灵气,是怎么都转化不了的那种。

  换句话说,天火门的弟子清一色的都有火相灵络,只能修炼火系功法——那些半兽的属性,倒是全部符合这个特征。

  但不管是实验室的慧骨,还是现在组成了封禁阵法的修士,却没有一个身上有“火”的气息的。他们修炼的功法明显不是来自一个地方,颇为杂乱。

  虽然不是半兽,但感觉上也和一般的修士不一样。水馨几个的气息夹杂在里面,当真是不显异常。

  “三弟,你又何必再挣扎,从你被送到这里,就已经被老祖放弃了,难道你自己不明白吗?”

  水馨见过的那个年轻金丹修士并不在阵法之中,此时正高声喊道,气息还有些喘。

  不过,阵法之中的那个,才是大口大口的喘气。那喘气的声音,并不像是人,而像是愤怒却又力竭的兽类。

  “慕绍,你也别太得意!”在粗粝的喘气声中,一个声音有些费力的道,“走了这条路,你就不可能被带走!”

  嗯?

  水馨的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能被埋下灵脉之源的修士,必然都是元婴真君的后人。虽然那年轻修士和那种在感应上有些差别,终归还是很接近的。能做下这么多事,背后没有大势力支撑也不可能。

  如果姓慕……

  她恰好知道一个姓慕的真君哎!

  这么一想,水馨立刻拿出了一只傀儡鸟来,还略有遗憾——其实刚才的兽园就可以拍的。但那时候要琢磨自己的战力,顾不上。相比之下……嗯……

  水馨将傀儡鸟往边上的乌溯手上一塞,传音道,“乌教授,麻烦你了。虽然我们拍下来的东西,能被取信多少还不好说,毕竟这是修仙界。但留底总比不留底好,至少也是个历史资料,是吧?”

  乌溯无言以对。

  忽然觉得自己明白为什么苏夫人愿意为她遮掩了。

  在确认了这位的真实身份之后,乌溯也不把自己当作主要战力了,是以拿着傀儡鸟也没什么怨念。

  而在空间里,安元辰见到这一幕,居然也拿出了一个傀儡鸟,对着空间中的光幕拍摄起来。

  再然后,水馨就带着小白,非常光明正大的冲着对方走过去了。

  因为周围的伤者也至少是昏迷,没人提醒维持阵势的那些人。

  他们居然依然在自顾自的对话。

  “那又如何?”被叫做慕绍的年轻金丹嗤笑一声,“你大哥我本来也就不会在名单上!本无奢望,就不会犯错,三弟你就是想要得太多,才……”

  “咦?”

  慕绍的话被打断了。

  主要是靠近之后,水馨就看到了那阵法的光影之内半跪在地上抬头看慕绍的那个人的脸。想起了对方的身份,不自觉地吭了声。加上距离近了,自然就被慕绍听见。

  慕绍一扭头,顿时吓了一跳,身上立刻出现了一个防护罩。

  而看着那个紫色的防护罩,水馨又“嗯”了一声——所以,不暴露身份还是有好处的。虽然定海城得到的“碎片”至今没有彻底消化完,可谁会嫌储备不足呢?

  这个慕绍和组织的关系,如果说之前都还是“推断”,他放出防护的这一刻,对水馨来说,就是实得不能再实的一个锤了。

  “你们居然……”慕绍的目光集中在了乌溯的身上,眼神微眯,“居然还有一个金丹,倒是本公子失策了,居然漏了人进来!”

  这是猜测乌溯是跟着水馨进来的。

  猜测错误,但乌溯当然不会开口辩解,只是笑了笑。

  水馨的目光,则从阵法之中,转移到了慕绍的身上,若有所思,“其实你们还有那么几分相似。”

  慕绍冷哼一声,没有立刻开口。

  他不知道是自己太过低估水馨。

  可漏掉一个金丹级别,在这会儿怎么都是有些致命的事情——他对自己的战斗力倒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偏偏其他金丹,要么被派去半路拦路,要么在抵挡那两个剑心,要么就在封阵……

  忒么的哪怕是组织分配过来的金丹也是有数的!

  该怎么办?他的大脑急速运转。

  但这样的变故,对于阵中困着的人来说,却无疑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察觉到阵外的动静,阵内的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喊,“救我出去,必有厚报!”

  他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也没法长篇大论,只能先甩出关键条件。

  水馨的脸色很微妙——这些日子,她已经见了不少故人。但必须得说,此时此地见到这么一位,最是预料之外。

  这个人,被慕绍称作三弟的人,是慕泽腾。玄陵真君之后,紫霞门的修三代。

  也是她第一个遇见的,因为她的美貌,准备对她强取豪夺的人。最后还不是她自己解决的——先是苏羽卿伪装极情道将他吓走,后是勉强化敌为友的另一个紫霞门修三代沈鹰委婉保证为她周旋。

  也就是她心大,没怎么将那件事放在心上。

  连这人的外表都几乎忘了。

  看到慕绍也完全没联想到。直到看到本人,才记起来。

  如果过段时间再看见,估摸着也就永远都认不出来了——在这个慕泽腾的脸上,时不时有狼类的虚影显现。和那些半兽,颇有些相似之处。

  即使不会在后面变成那些半兽的模样,估摸着也会变得面目全非。

  以水馨和慕泽腾的“渊源”,救人是肯定不会想救的。但是,她记得慕泽腾在紫霞门的地位颇高,因为资质很好心性也不差(以修仙界的标准)的缘故,在紫霞门慕氏很受重视,出门历练都有金丹体修护法。另一个元婴之后想要报恩都不敢保证能帮她解决后患。

  他是怎么被放弃的,怎么落到这个地步。水馨也确实是想要知道。

  而且,就算是落到了这个地步,想来这个慕泽腾,也必然知道很多普通修士不知道的事。

  “一个被家族放弃的人,厚报什么的,是不用指望了。”水馨道,“不过,这等挑衅天道,重现魔门的行为,也该被制止。”水馨平淡的道。

  “哼……”慕绍沉默不下去,正想说些什么。

  但这时候,通道之中的分食完毕不说,兽园内的其他半兽也分享完了食物。

  吃掉了几个慧骨修士的半兽们,心里阴影明显去掉了不少。他们一个个的从通道中走出,和之前相比,已经是步履平稳,眼神更是完全的凶暴。已经完全激发了兽性。

  在慕绍的瞪眼间,这些半兽一只只的发出怒吼之声,冲着慕绍等人冲了过来!

  本来阵法就不是那么稳当——慕泽腾之前至少爆发出了金丹中期的力量——阵法中的人也多半有伤。在那些半兽的怒吼冲锋面前,几乎没有一个人能保持镇定,整个封禁的阵法,一下子就破绽百出!

  水馨的手上,再次出现了青翠的长剑,那是完全由木系法力组成的灵剑。

  “满眼游丝兼落絮,红杏开时,一霎清明雨。”随着她的轻诵,灵剑的构成有所变化,再随着她看似慢悠悠的一剑划出,一道道“游丝落絮”,钻进了阵法的破绽之中!

  慕泽腾一身怒吼,身上的兽影爆开,瞬间将阵法冲击得七零八落。

  慕绍也被强大的力量击飞。

  他更是骇然发现,自己的防护,居然不知道为什么,在“游丝落絮”之中,削弱了不少!

  “走!”慕泽腾怒吼一声,掉头就冲着大厅的另一边冲去!

  水馨心知肚明,这是慕泽腾想要借力。

  他也是一种“外丹”的状态,只是和灵脉之源那种外丹完全不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成了比那些无法交流的半兽更好的“导游”!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