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家有庶夫套路深->第七十九章 嫌弃(二更)

第七十九章 嫌弃(二更)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纵人纷纷站起来,鱼贯而出。

  众人出了益祥院,走了一刻钟左右,终于来到了沁芳汀。

  沁芳汀建于褚家南面内府湖泊上的白石平台,三十余丈,逞八角型,七面栏杆环护,一面白玉台阶从上往下延伸,平台浮雕古朴精美。由此可见当年的繁华。

  沁芒汀上早就摆设好了。

  上面摆着一张梨木长桌,上面放着水果、点心和美酒,这是父母席。

  四周又摆了十数张长案,这是按观礼人数而设的案桌。

  叶棠采等女眷从南面而来,刚好看到褚伯爷等带着褚云攀兄弟,并姜心雪的父兄过来了。

  “正想去叫你们,你们就过来了。”褚伯爷呵呵呵地笑着。

  叶棠采落在秦氏等人后面,远远的只见褚伯爷带着几个儿子过来了,不由的墨眉一扬。

  这个公公,说实话,她第一见!

  虽然当时她是被他给领回来的,但当时她盖着头盖,而他把她给领回来之后,他就逃跑了!

  因为他居然干出了这种事情,把全家都得罪了,他又是个懦弱的,便逃跑了。

  后来秦氏等回来,跑去闹了一场,他又逃到了外面去。

  叶棠采一直过着自己的小日子,要不呆在穹明轩,要不到街上逛去,所以除了褚云攀,她再也没见过褚伯爷和褚飞扬、褚从科。

  褚伯爷是个五十多岁的萎靡老头,他瞥了叶棠采一眼,只见这儿媳果然如家里所说那般好相貌,便怔了怔,哪还敢多看。

  自从叶棠采进门,整个家都失去了平衡,他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褚伯爷不敢看,但不代表别人不敢看。

  至少褚从科和姜心雪的兄长看得直了眼。

  褚从科看着叶棠采惊艳过后,心就开始酸啊、难受啊、滴血啊!

  上次从庙里回来,在穹明轩匆匆一面,他便各种不平衡和难受。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这样的高门嫡女会嫁进他们这样的破落户?若非要嫁进来,凭什么是老三而不是他?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这段时间他好不容易才不去想这些事情,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今儿个一见,之日的平静被打破,他更难受了。

  褚从科只见几名少女落在秦氏等人后面缓缓而来。

  几乎让人第一眼,目光就会不由自主地落在叶棠采身上。

  少女笑容潋滟地走过,墨眉舒展,眼梢精神地微微往上挑出艳丽的弧度,红唇一翘一翘的,笑容明媚夺目,仿若世间最烁亮的色彩。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褚从科居然发现自己的未婚妻薛莹儿正跟叶棠采在一起,刚刚跟本就没办注意到她。现在一对比,更显得一个像天上的仙女,而薛莹儿显得灰蒙蒙的,跟在人家身边像个丫鬟一般。

  褚从科心里更加不平衡了。

  褚云攀见褚从科盯着叶棠采不移眼,脸上就黑了黑。走到叶棠采身边,朝着温氏行了礼:“母亲。”

  “不必多礼。”温氏看着褚云攀的目光很和谒。

  褚从科看褚云攀的眼神更阴沉了,他恨不得老三被叶棠采的娘家人嫌弃!

  “褚二公子。”薛莹儿看着褚从科,便笑着上前,“今天……褚二姑娘及笄,我母亲让我特意来观礼。”

  褚从科皱着眉,都不想看薛莹儿了,只冷淡地说:“你都来了,我当然知道。”

  薛莹儿脸僵了僵,她自然知道自己刚才说的是句废话,但她也不过是想跟他聊天而已。以前待她热络的褚二公子,今天对她却爱搭不理的。

  薛莹儿心下委屈,却不敢多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咱们快入席吧!”姜心雪说。

  她见褚从科和自己的兄长都在看叶棠采,脸上就黑了黑,狐媚子,专勾男人的下作货色!

  想着暗中瞟了褚飞扬一眼,褚飞扬却没有看叶棠采,仍然绷着一张脸,俊脸瘫得清新脱俗。

  姜心雪心里却更加纠结了。这么大个美人他都不看,果然只想着那个贱人。

  “各位入席吧!”秦氏说着就与褚伯爷坐到了父母席。

  夫妻都坐到一起,温氏与叶薇采坐在一起,褚妙书与薛莹儿,在安排好的席次落座。

  远远的,叶棠采看到了白姨娘和费姨娘站在连接沁芳汀与岸的白石桥上,这二人是不能入席的。

  费姨娘盯着叶棠采,眼都瞪红了。

  这个小贱蹄子上次打了她一巴掌,还让她没脸,总有一天她要讨回去。

  忽地又看到坐在褚妙书身边的薛莹儿,心里就更堵了。以前她瞧着薛莹儿觉得还不错,出身一般,长相还行,性格温柔棉软,与她的儿子也算相配。

  以前她也盼着薛莹儿早点进门,好给二郎开枝散叶的。

  但突然出了个叶棠采横在那里对比,这薛莹儿就哪哪都不好了!

  明明二郎跟三郎一样都是庶出,而且还比三郎这窖姐生的高贵不知多少倍,凭什么二郎的媳妇比三郎的媳妇差一大截?凭什么三郎能娶高门贵女,而二郎只得娶户部侍郎庶弟的庶女!

  不公平!

  时辰到后,褚妙画就在丫鬟的簇拥下出来,先拜了父母,让姜心雪的娘当簪者,给她戴簪子,再加衣裳,再拜父母,便是完成了,过程十分简单。

  叶薇采看得很是唏嘘,想起叶棠采的及笄礼可隆重了,自己一个庶女纵然比不过嫡姐,好该比褚妙画好才是。

  众人出了沁芳汀,便回到益祥院吃饭。

  用过饭,薛莹儿就辞行了,叶棠采和温氏等女眷们又回到西次间聊天。

  只褚妙书和褚妙画两个姑娘被打发走了。

  这次白姨娘也来了,笑容满面地:“二姑娘及笄后,婚事也该快点定下来才是。”

  说着这话还真有些无奈,别人家的女孩子一般十二三岁就开始议亲了,等到及笄就能出嫁,偏他们家艰难。

  姜夫人呵呵呵地笑着:“要说亲也该是大姑娘,瞧多水灵的丫头。”

  秦氏笑着,眼里却闪过恼意,她们都一再提起了,这个温氏却一句话都不答,不上道。

  若她亲口提出来让温氏寻亲事,又没脸。

  姜夫人说:“我只想啊,褚大姑娘再好,亲家母也不能总留着她。趁着今儿个人多,不如咱们一起给褚大姑娘合计合计。说起来,我有个表侄子与大姑娘年纪相仿,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前儿个正准备说给褚大姑娘,不想等我去问时,却订亲了。”

  “真是可惜。”姜心雪的嫂子连忙附和着。

  “也不知叶夫人可有好的青年才俊介绍。”姜夫人半开玩笑地道。

  秦氏也是热彻地望向温氏。

  只见温氏道:“还真没有。”

  姜夫人脸上一僵,秦氏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刚才她们都说得这么明白了,这温氏还……

  温氏抿了抿唇说:“亲家母,跟你说句老实话。我这人看人眼光不行,所以不敢给人做媒。”

  秦氏觉得自己被啪啪打脸,自己这样也算低声下气了,这温氏居然一点也不想帮忙!

  气氛正在凝固,叶棠采正要说什么,温氏已经微微一叹,看着秦氏:“亲家母,大家都是有儿有女的人,自然是希望儿女的婚事都顺顺利利的,不出差错。但我说不会看人这话,却是真的。亲家母也不瞧瞧我给棠姐儿挑了个什么人。”

  秦氏和姜夫人一怔,接着那表情就微妙和精彩了。温氏自然是不可能坑自己亲生女儿,结果挑的女婿却在新婚当日带着别的女人私奔,也没谁了!

  “那也不过是意外。”姜夫人尴尬地笑了笑。

  秦氏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她可不敢拿自己女儿的终生幸福冒险。

  温氏也懂得秦氏的心态,抬头嫁女,低头娶媳,秦氏自然是希望借着自己的关系给褚妙书找到好的婆家。而且自家女儿正在别人手底下讨生活,若能帮上忙,自然没有不帮的道理。

  但若褚妙书性格太作的话,她还真的不敢介绍。

  想了想,温氏才说:“褚姑娘年岁到了,就让她出去多露脸和行走,说不定能遇到好婆家,若遇到合适的,我也会帮着去说项。”

  意思是让他们自己去看,看得合适了,人家说项,说得成就成,不成也怪不了人家。

  秦氏还是希望温氏可以直接给褚妙书介绍青年才俊,但也怕温氏眼光不好,自己先把关了,自然出不了差错,就点头:“亲家母说得对。”

  几人又聊了了一会,温氏和叶薇采就辞行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