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秦帝子婴->第三十六章 临淄城内

第三十六章 临淄城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子婴一行人从饶阳出发,南渡河水,由北往南绕过齐长城防线一路到达了齐国首都临淄城。

  一路上子婴一行人横穿齐境数座城池,令子婴惊奇的是一路上一行六人竟然没有受到一点盘问,往往是入城时几刀币奉上,城池守卫甚至连问都懒得问,就直接放行,可见其军备之懈怠,上行下效之下由此也可以从侧面看出,齐国朝堂对秦国一扫六国之势还没有一点警惕,依然沉浸在齐秦同盟的美梦之中。

  子婴一行人所行进的线路,即是后时秦国灭齐之线路,一行人走过来,子婴也大致了解了灭齐之时为何选择如此线路。

  据子婴一路上的观察,此时齐国北境人烟较为稀疏,城池也不密集,又有黄河天险为阻,齐国可以说是对北部防线十分不重视。

  防御的重心完全放在了西南部的边界之上,不但齐长城沿此线路一路修建,而且除临淄、即墨外,莒、高唐、平陆另外三座军事重镇全部位于西南一线。

  后期秦国绕过齐西部防线之后,能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包围临淄灭掉齐国也不足为齐了。

  中午时分,一行人来到了临淄城外,临淄城虽然在后世声名不显然而在战国时期可是当时一等一的大城。不但城高墙厚而且不论是人口还是经济文化都居于战国诸城前列,摩肩擦踵一词最初便是用以形容临淄城人口众多。

  虽然齐**备松懈,但是临淄总归是齐国首都,入城之时的查验相对还是比较严格的,至少每一个入城之人都会被过问一下。

  “我家公子是邯郸赵人,一直在外游历经商,赵境遭灾这次来齐国是为了购买一批粮食前去贩卖。”

  说话的是子婴随同的侍卫江戈,在神州卫中是一名斥候伍长,为人机智灵敏、身手不凡而且多次随商队到过临淄,这次被司马尚特别挑出来陪同子婴一同而来。

  说着话不动声色的往门吏手中递过一个布袋。“兄弟们守门辛苦,晚上添个菜,我家公子近日偶感风寒,不便下车望各位将军照顾一二。”

  门吏略一掂量分量不轻,而且江戈对他的称呼让他很受用。可直接将这么一群人不做盘查就放进去也有些犹豫。见状江戈又是一袋刀币悄悄的递到领头门吏手上。

  这门吏赶紧将装有刀币的布袋塞到怀里一本正经的对其余人说道:“马车里有病人不方便下来,放行!”

  子婴年幼之时也是在赵国首都邯郸城长大,与邯郸不同的是临淄城似乎多了那么一种文秀之气。

  也许与赵国多年战乱有关,在邯郸城内经常可见佩带兵器的武者行走于街道之上,而临淄城内更多的则是衣着青衫的读书人与往来碌碌的商贾。

  临淄南北主干道虽然宽达二十余米,仍然显得有些熙熙攘攘。

  一行人首先前往客栈落脚,然后子婴便把江戈派出打探赵国使臣是否已经到达临淄的消息。

  吃完午饭略一休息,子婴在夏可一人的陪同下便离开了客栈在临淄的街头悠悠荡荡。

  看似漫无目的,实则有意无意的向城东北方向走去。

  这便是子婴坚持来临淄的另一个原因了,墨门并非无根之游萍,而是存在着一个根基之地——墨谷,初闻墨谷之名子婴本以为墨谷是藏匿于某个人迹罕至的山谷,然而在司马尚的告知下方才得知,墨谷不但没有隐于田园,而是直接位于齐国临淄城中。

  这也是和齐国比较宽松的文化政策有关,齐威王时在齐国稷门之外创立稷下学宫,几乎容纳了诸子百家的大多数流派,兴盛之时汇集天下贤士上千人。

  当时,凡到稷下学宫的文人学者,无论其学术派别、思想观点、政治倾向,以及国别、年龄、资历等如何,都可以自由发表自己的学术见解,从而使稷下学宫成为当时各学派荟萃的中心。而且齐国统治者对此采取了十分优礼的态度,封了不少著名学者为“上大夫”,并“受上大夫之禄”,即拥有相应的爵位和俸养,允许他们“不治而议论”。

  齐国对各家学派的宽容态度也是墨门最终选择将墨谷定于临淄的原因之一。

  但近些年来,墨门专注于扶弱抗强,对所属的武装力量和机关术数过于重视,在学术方面的成就和研究明显已经有所衰弱,故而在稷下学宫的辩驳之中影响日衰。

  子婴带着夏可一路游游逛逛来到了临淄城东北的一处铁匠铺门前。临淄城西南角为宫城所在地,东北部则为各种手工业作坊及一些平民的居住区。

  看着铁匠铺门前悬挂的“老李头作坊”招牌,子婴明白这应该就是墨谷在邯郸城内的联络地了。

  齐国虽然对学术风气颇为宽松,但是墨门如今已经不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学术团体了,一些必要的机构特别是墨谷的存在依然是墨门之内的最高机密。

  大步走进作坊,四周环绕一下看了一下整间作坊约莫有三四百平米,主要是打造一些铁制的农具,这在当时可以算作是比较大的民间手工作坊了。

  子婴刚一进入便有作坊小厮迎客而来。“两位是想打造什么农具吗?不是我吹的,我们老李头作坊打造的锄头、铲、犁铧在整个邯郸城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绝对坚固耐用,周边许多乡邑的老爷、乡农们几乎都从我们这购买,价格绝对便宜。”

  “我想买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不知道你们这有没有?”面对小厮的热情介绍子婴询问道。

  “客官你说笑了,我们这小作坊只能打造一些平日里耕田种地用的锄头,连一般的兵器都打造不了哪能有削铁如泥的宝剑出售,您要不到周边的兵器铺去看看,兴许那边能满足您的需求。”

  “但我只想从你们这边买,别地方的锋利是够了,但也仅仅是一把普通的兵器而已。”

  随同而来的夏可,已经被子婴的话搞糊涂了,在她看来跑到一个铁匠铺买宝剑本来就是胡闹之举,人家都说了不卖了,还不依不饶非买不可,下一步说不定就是直接赶人了,不由得隐隐戒备起来。

  “公子请随我来。”没曾想子婴说完这小厮立马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变得恭恭敬敬起来。

  “夏可你在外面候着,我去去就来,这里没有危险。”虽然夏可是母亲派来贴身保护自己的,绝对不会对自己不利,母亲应该也知道自己和墨门应该有所牵扯。

  但自己是当代墨门巨子之事事关重大,多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风险,故而吩咐夏可在外候着。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