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破碎之月->第四十五章 白塔的注视

第四十五章 白塔的注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宽敞的旅馆大厅,稀疏地坐着一些旅客,而有一张圆桌周围的人则最为注目,四男一女,无一不穿着精致华美的衣袍,那些衣饰即使放在神圣王都也格外珍贵。

  他们中一个看上去十七八岁,远比另外几人年长的青年男子说:“莱恩,我弟弟马卡斯就拜托你了。”说完他转头看向身边金发黑瞳的少年,说道:“马卡斯,莱恩是去年冠军小组的一员,同时是实力最强的组长,他是议员的次子,想必你也听过,要好好跟他学习。”

  被称作莱恩的二年级学生点了点头,说道:“福克斯学长,放心吧,我会带着他们拿下今年的冠军的。”

  就在这时,一个突兀的声音打断了几人的谈话。

  “马卡斯!你果然在这!”这是一个尚显稚嫩的少年声音。

  几人循声望去,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色便衣,有着双清澈的幽蓝眼眸的少年。

  正是莫林。

  他看到马卡斯拼命给自己做眼势,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便只管自己说道:“快来跟我们一组,就差你一个了。”

  马卡斯脸色微僵,还没有说话,他的哥哥福克斯先开口了:“我亲爱的弟弟,这样毫无礼仪的乡下贵族,我还以为早已从我们的世界灭绝了,你是从哪个犄角旮旯里认识到的?”

  他的声音带着浓浓的轻蔑与嘲讽,一边除开马卡斯外的两男一女都嗤笑出声。

  福克斯一开口,莫林便知道马卡斯他一口的嘲讽腔调到底是跟谁学的了,敢情这是家传。倒是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人,米涅尔玛,同样高贵冷淡,言语间却没有这些人的轻蔑。

  不过他并不理会马卡斯的兄长,而是开口说道:“你不是喜欢魔法机械吗,快来跟我来,有惊喜等你,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们可是朋友。”

  听到魔法机械,马卡斯的眼睛亮了几分,但很快又黯淡下去。

  只听一边他的兄长说道:“我亲爱的弟弟,难道你还没放弃你那拙劣的爱好?真是令人悲哀。”他声音中带着嘲讽的怜悯说:“你听好,即使在伊露维塔学院,我们也应该学会把精力合理的分配,魔力是基础,战职或法职是力量来源,其他许多知识让我们以后更合理地去管理那些平民,至于魔法机械,醒醒吧,难道你真得要去当一个机械大师么?”

  一旁的几人又是一阵轻笑,马卡斯脸上红白相掺。

  但莫林仿佛没听到福克斯的话,管自己对马卡斯说:“你哥哥还真不怎么样啊,别听他的,马卡斯,你要勇于追求自己喜欢的东西啊,快来跟我们一起。”看他没什么反应,莫林抛出了杀手锏:“我们的组长可是一个维斯魔灵,维斯魔灵啊马卡斯!”

  马卡斯的眼睛刷的亮了,像他这样一个热爱魔法机械的少年,怎么会不知道维斯魔灵,那可是古代灰谷工匠们巅峰的创造,是超越了机械与生命界限的奇特种族。

  他挣扎了一下,仿佛怕自己兄长的嘲笑,犹豫些许,但最终还是迈开步子走到莫林身边,低声对自己兄长说:“哥哥,我想跟他一组。”

  他目光躲闪着,不敢去看自己兄长的眼睛。

  福克斯轻蔑的笑容僵在脸上,似乎是没有料到自己的弟弟居然会这么大胆,当众违背自己的意思。

  见到此幕,二年级的莱恩开口了:“马卡斯,你可要知道,组长的表现也是会作为小组评分的一环,那个维斯魔灵,蒂尔娜,可是出名的愚笨,她花了四年时间都没能感知到魔力之海的第二层,至今仍是一阶实力而无法升到二年级。”

  他金黄的头发梳拢在脑后,露出饱满的额头,一副自信的表情:“而跟着我,肯定可以拿到今年的新生优胜小组,乃至是冠军小组,那可是极高的荣誉,更何况据说今年的优胜小组有特殊的奖励。”

  不想他的话反而激怒了马卡斯。

  只见他抬起头来,黑漆漆的眼珠盯着莱恩说道:“维斯魔灵才不愚笨,他们只是由于身体的限制,难以接触魔力之海而已,记住这个,无知的人。”

  说完马卡斯向莫林示意,跟他一同离开,始终不去看自己的兄长。

  这样一来人就齐了,今晚就能前往学院,你们就在这过夜吧。

  莫林露出一个胜利的表情,想了想,回头挥了挥拳头,很有气势地说:“冠军小组肯定是我们的,你们就不要想了!”

  空荡了几分的旅店大厅,莱恩意味深长地说道:“福克斯学长,你弟弟的路似乎要走歪了。”

  福克斯铁青着脸,冷冷地道:“只有麻烦你帮我多多教训他,让他认识到什么才是真正有用的东西。”

  ……

  ……

  “既然已经有五个人了,那就开始最后的测评。”蒂尔娜说着,从桌下拿出五个透明的水晶手环,分派给各人。她左眼深蓝的光芒忽明忽暗,显出内心并不平静:莫林带回来的那个叫马卡斯的家伙,从进门开始就一直盯着她看,也不说话,一脸陶醉的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不是她是个维斯魔灵,脸色恐怕早已变了数次。

  “把水晶手环戴在右手手腕上,它会询问你们很多问题,认真回答就行了,”蒂尔娜介绍道:“它会根据你们的答案彼此间联系,然后变幻出一定的颜色,颜色越接近说明越适合作为一组的同伴,如果差异太大,我可能不得不拒绝掉你,去等待另外一组。”她右眼暗红的射线在几个少年少女身上扫了一圈,犹豫了下,补充说:“其实如果大家努力的话,没有什么问题是不能解决克服的。”

  最后她又不知从哪拿来了四个脸盆,摆着四人面前的桌上。

  “开始吧。”蒂尔娜说道。

  莫林和巴伦相视一眼,目光中都有些不解,这个脸盆是做啥用的。倒是马卡斯听到蒂尔娜的话语,一声不吭立刻就套上了手环,看他对维斯魔灵的痴迷程度,估计蒂尔娜让他从平台上跳下去也不会有丝毫犹豫。艾玟诺与莫林还有巴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各自带上了手环。倒是一边的小黑啾啾直叫,伸着细长的手臂示意自己怎么没有,不过在被蒂尔娜红色的视线扫过后立刻安静了下去,躲到了少年身边,一双幽绿的小眼中流露着委屈。

  不过此时莫林完全注意不到小黑,他的头脑已被一个声音挤满。那声音好像全无征兆地凭空出现,和自己看书时脑海里出现的声音倒有几分相似,不过要温暖而有人情味的多,像一个活泼的七八岁小女孩一般。

  “今年多大?”那柔嫩的声音问道。

  “十二岁。”不用思考,少年立刻答道。

  “性别?”

  “男。”

  “种族?”

  “人类,来自洛萨公国。”少年有些无语,这么明显的难道需要问么。

  “嗯哼?觉得问题简单?”似乎能感觉到莫林的思绪,活泼的女孩声音调皮道:“你最喜欢的故事是哪个?”

  “额……”题目类型突然改变,莫林回忆了一番自己看过的书籍,说道:“狮鹫帝国最后的余晖,安塔尔之光,伊莱克佩娅公主的传奇。”

  “咦,”活泼女孩的声音带了几分惊奇,“你看过的书很多嘛,不过那个不算故事,是真实的历史,算啦,就当你的答案好了。”

  接着她又问了许多问题,一些甚至让少年有些脸红,比如一双袜子会穿几天,睡觉的时候穿不穿衣服,会不会打呼噜,平时什么时间起床吃饭运动休息,大到要成为最伟大的法师的轻狂志向,小到最喜欢的烤肉种类是羊腿,莫林觉得自己在这手环的盘问下,已没有什么**可言,如同被扒光了衣服一般。

  “不用担心,这些东西只有我能知道,不会告诉别人的,”稚嫩的女孩奶里奶气地说,她坏笑了一声,继续问:“最喜欢的女性是谁?”

  “当然是我母亲。”少年翻了个白眼。

  “亲人不算!”女孩声音立刻道。

  “额……”莫林扫了眼正在出神的艾玟诺,犹豫道:“艾玟诺?亡者算么?”不知为何,他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穿着黑衣,环围着黑色的气息。那身影很模糊,记不清楚,或许只是幻觉,少年摇了摇脑袋,继续回答起女孩的问题。

  时间一点点流逝,女孩的语速越来越快,莫林不由回答得也越来越快,他隐约感觉有些难受,但仿佛被控制了一般,无法挣脱手环的盘问。突然间的,脑海一痛,少年回过神来,只觉的头晕目眩,胃里一阵翻涌,知道这是精神力过度消耗的结果,桌上的脸盆用处此时显而易见。

  维斯魔灵的手环此时呈现橘黄,莫林看了看自己的,火红。

  咣当一声,却是测试完毕的巴伦的脑袋撞进了脸盆中,他有些迷糊地撑起头,看了看莫林的手环,憨声道:“咱们一样啊,都是火红色。”

  接着小吸血鬼艾玟诺回过神来,她倒没表现出什么异样。

  少年看了看她的手环,相差不大,粉色。

  就剩马卡斯依旧还在出神,他的手环正在不断变化,蓝,绿,灰等等,一直在冷色区来回移动。

  “蒂尔娜,如果他的手环是蓝色的,就不能和我们一组了吗?”莫林有些担忧地问。

  维斯魔灵点点头,轻声回答:“理论上是的,颜色色区差异超过十就不该在一个小组中。这些问题具体的影响换算很复杂,但每年总有些忽视手环颜色硬拼的小组,但那些小组中总会爆发出无法调节的矛盾,最后不得不重新分配。”

  就在这时,马卡斯手环颜色变换的速度慢了下来,棕,红棕,甚至有一瞬间变成了深红,不过最终又变回了棕色。

  他回过神来,脸色格外苍白,双手拼命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吐出来。过了半天才缓过劲来。马卡斯看了看大家手环的颜色,有瞄了眼自己的,忐忑地问道:“没什么问题吧?”

  “可以了,大家以后就是一组的同伴了。”蒂尔娜肯定地说道,没有去看马卡斯喜悦的表情。

  “你们四个,拿上你们的行李,跟我来。”收回了几人的测试手环,蒂尔娜说着,起身走向休息室外的露天平台

  “可那是平台啊,咱不是该去学校吗?”巴伦问道,他怀中总抱着那盆翠绿的藤蔓植物,和他魁梧的身材相当不搭。

  “认真听蒂尔娜的,难道她还会骗你!”马卡斯不满地嚷道,紧随机械人身后,他已经爱屋及乌地变成了蒂尔娜忠实的簇拥。

  “用得着你提醒,我就问一问而已,想打架啊?!”巴伦凶道,一股气势已经油然而生:“虽然莫林把你找来,可咱俩不熟,来我们切磋切磋(让我来揍你一顿)。”

  “真正的贵族才不会动不动就打架!”马卡斯换上了轻蔑的语态,却下意识地拉开了距离。

  莫林摇了摇头,提起行李,和艾玟诺跟了上去。

  一个温和的机械人,一个酷爱机械的高傲贵族,自己的老友巴伦,一个即使在蛮人中都算战斗狂的战斗狂,他默默地总结着,看了看身边的女孩,想到,还有一个喜爱金币的吸血鬼。

  怎么我交到的朋友和派克老爹描述的似乎不太一样呢。

  突然之间,少年心里也充满了淡淡的担忧。

  走上平台,莫林才发现平台一角停着一辆巨大的黑色马车,车厢足有半个房间大小,车辕中却只有一匹栗色小马,在慢慢踱步。马匹身上也没有任何的缰绳连接,但车厢却跟随着栗色小马的步伐移动。

  “这匹小马是车厢的伴生灵,可以控制马车,它是一种召唤生物,”蒂尔娜解释道:“在一些魔法器械制造完成的最后阶段使用召唤类魔法,会使召唤生物与魔法器械紧密联系,成为伴生灵,当然需要魔力晶卡的魔力维持。”

  待众人都在车厢内的长椅上做好,蒂尔娜转头对那匹栗色小马说:“回去了。”

  小马兴奋的摇了摇尾巴,腾跃而起,带着巨大的车厢飞上了天空。

  “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早上就到了。”蒂尔娜对四个新生说。

  “明天早上?!”莫林惊叫地跳起来。

  “对啊,”蒂尔娜声音里带着些疑惑,“不是你一直要早点出发的么?”

  莫林一屁股坐回椅上,哀叹道:“我以为只需要一会儿就能到学院了。”

  他拍了拍一旁的巴伦,示意他放松些。卡迪尔少年恐高的毛病又显露了出来,他身体绷得紧紧的,手里攥着石锤,似乎想从这平时使用的武器中找寻安全感。

  “真正的贵族是不会畏惧些许的艰辛的!”马卡斯说道,在蒂尔娜面前似乎他变了一个人。

  艾玟诺则揉捏着手里的小黑,说道:“蒂尔娜,给我们介绍一下学院吧。”

  “嗯……”维斯魔灵刚要开口,却看到莫林又突然站起身来。

  “那是哪里?”

  少年正指着车厢窗外。

  此时夕阳只剩下最后的余晖,照耀着西边的一小块天空,暗红的光线下,远方有一座巨型的城市。在城市中心,赫然一座象牙般的高塔拔地而起,直耸入离地千米的云层之上,空港数百米的高塔与之相比犹如孩童。

  莫林感觉那座高塔在注视他。

  他梦到过这幅场景。

  “那是神圣王都啊。”蒂尔娜回答,暗红的光束在莫林阴晴不定的脸上扫了两圈。

  “不,我是问那座高塔,象牙般的高塔是什么地方。”莫林说。

  “那是大祭司居住的地方。”马卡斯带着尊敬说,心里暗自想着:“果然这家伙的知识范围相当奇怪,连这都不知道。”

  “莫林,你怎么了?”艾玟诺有些担忧地问。

  脑海又是一阵剧痛。

  血色的晚霞中,仿佛闪过了谁的身影,仿佛看见了一双深灰色的眼眸。

  可那些飞逝而过的片段,无论如何也捕捉不到。

  莫林咬着牙摇了摇头,慢慢坐了下来。

  “没事……”

  ……

  ……

  神圣王都,象牙塔上,一方小小的平台。

  平台之上站立着一个纤细的少女。

  这里高不知几何,整座神圣王都看上去仿若积木搭成,呼啸的强风吹得少女黑色的衣襟猎猎作响,血色的残阳映在少女苍白的脸颊上,宛如天边火烧的云霞。

  她手扶雕花栏杆,稳稳地迎风而立,黑色的发丝在身后肆意舞动,一双深灰色的眼眸默默凝视着远方天际,那里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黑点正在远去消失。

  “时间过得好快,一转眼,他都已经这么大了……”少女呢喃道,她微弱的叹息刚刚离嘴,便被强风吹得四散,裹挟着不知去往了何方。

  少女名叫罗瑟琳德。

  从哈里港到现在,十一年的时间过去了,纤细的她却没有多少变化。

  黑衣还是那么黑,苍白的脸颊依旧如此苍白,只有胸口微微隆起了些,身材微高了些,似乎是时光在她身上留下的全部痕迹。

  “还能感知得到小莫林吗?”一个成熟温和的女人声音从身后传来,强风呼啸中却清晰如在耳畔。

  罗瑟琳德点点头,最后看了一眼天际那个黑点,转身走进房间。

  房间里寂冷如夜,一块深蓝的冰床在房间正中,散发着丝丝寒气。

  冰床旁边,优雅地站立着一个身穿斗篷的金发女人,即使在房间之中,她的面容依然隐在兜帽的阴影里,只露出那让人心动的鼻尖与红唇,和那有着完美曲线的精致下颌。

  世上再无第二个这样优雅的女子。

  她叫菲妮克丝·尤多拉,她是神圣联盟的大祭司。

  “老师。”罗瑟琳德尊敬地说道,等待着她的吩咐。

  察觉到少女深灰色眼眸中的忧虑,大祭司微不可觉地轻叹一声,安慰道:“你没必要担心,虽然你给他留下了无法磨灭的痕迹,但我没有看到任何害处。而你……”女人估算片刻,“睡吧,过几年就完全好了。”

  少女乖巧地躺到了冰床之上。

  “老师……”在入睡前,罗瑟琳德还是忍不住说道:“我看见了一些可怕的事情。”

  菲妮克丝抚着女孩的发丝,温和地说:“要记住,孩子,我们所看到的永远只是未来可能的片段,并不一定是真实的未来,所以我们才能去改变。关于你要说的,我早已知晓,睡吧。”

  大祭司的声音如同永冬冰原上四季常燃的希望之火,暖人心脾。

  少女点了点头,缓缓合上了她深灰色的眼眸。

  随着罗瑟琳德的呼吸渐渐平稳,一丝丝霜白的冰线从寒床上生长出来,慢慢在她身体周围缠绕,犹如留恋不去的蚕茧,隐约的黑色气息顺着丝丝冰线,逐渐化在寒床之中。

  冰线越来越多,渐渐相接,然后化成整块整块深蓝的冰晶。不过多时,冰晶已然与冰床合为一体,纤细的少女,便在一整个幽蓝的玄冰中,沉沉而睡。

  大祭司缓缓走到平台,四周一片宁静,连呼啸的狂风在她身侧都温顺了下来。

  夜幕已临,繁星初现。

  菲妮克丝仰望着天边正在闪烁的赤红色利剑,露出了她酒红的眼眸,倒映出色彩斑斓的漫天繁星。

  呵,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眸啊,传奇的威严都无法掩埋那眼中无尽的思念。

  那又是何等的思念啊。跨越数十位面的追寻,徒费百载光阴的不悔,面对千万强敌的坚守。

  只为了那一个让她永生难忘的背影。

  只为了那一次让她怦然心动的回首。

  “伊伦迪尔……”大祭司轻声道。“你真的决定了么……”

  (..net)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