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森林开发商->第二百四十六章狍子

第二百四十六章狍子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凌子凯知道体内的祖神能量并非是取之不尽的,在消耗之后必须得到外来的补充。

  但能够找到补充能量来源的东西实在有些难以寻找。

  在此之前,他都是以吸收那百年人参中的天地精华来做为补充之物的,但这化费的代价让他想起来就是一阵肉疼。

  毕竟吸收完一支百年老山参的精华可是意味着损失了几百万的巨额财产。

  就象当初在兴安城张家大院,为了给张老爷子冶病,张家可是将所有的珍贵药材都拿了出来,要是折算成现金,恐怕不下千万吧,却还不是仅够自己补充回一次能量的消耗。

  自己之所以全力支持林兴安创建实验基地,不就是因为当初发现了在他的基地中孕育出了能够补充祖神能量的元气精华吗。

  虽然对林兴安的基地中为什么会诞生出新的元气精华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在机缘巧合中才孕育而成的,在自己的林场中复制后,会不会再次诞生出那种新的能量,也还是个未知数,但这都无法打消凌子凯心中的那份渴望。哪怕最终失败了,也在所不惜。

  而现在,在自己的无意之举中,眼前这片湖畔上的草木在变异之后竟然诞生出了自己梦寐从求的新能量,能不让凌子凯兴奋吗!

  凌子凯确确实实地己经判断出这些新的能量并非是先前从体内流散出去的祖神能量的残留。这些新能量都是在那些草木的生长过程中产生而成的。

  虽然产生这种新能量的草木还仅仅占据了建造木屋这片方圆不过几百平方的湖畔,能够产生的新能量微乎其微,但凌子凯相信,有了这个开端后,接下来的发展就会变得水到渠成了。

  眼前的这片湖畔就是一个泉眼,这诞生的新能量就是从泉眼中涌出的水源,在向四周扩散中,可以令外围的那些草木吸收这种新能量,刺激着它们快速的成长,完成生命的历程。

  当那些草木开始了新的生命历程后,在生长的过程中就会诞生出这新的能量。这种新的能量继续向外围扩散。

  这样一来,就会形成滚雪球的效应,虽然这种发展的模式有些缓慢,但凌子凯并不在意。到时候,自己可以在这未央湖的周围用祖神能量再建立起几个泉眼不就行了。

  而且,这种缓慢的生长速度也是最现实的,总不能让这片草甸子在一夜之中变成茂密的森林吧!哪怕凌子凯有这个能力,也不敢去把它变成现实。

  那样也太过骇人了!

  依着凌子凯心中的规划,如果在自己的控制之下,以高于普通植物一倍的成长速度来发展林场,用不了十年,整个云海林场也会变成莽莽的林海,就算那样,也将成为一个惊人的奇迹了。

  就在凌子凯沉醉在遐想中的时候,一阵夜风吹过,他感到身上有了一阵凉意。

  看了看四周,不知在什么时候,整座未央湖升腾起了浓浓的白雾,飘渺的雾霭把身上的衣服也给湿透了。

  凌子凯这才想起自己出来的呆在外面的时间有些长了,便起身回到了撮罗子中。

  里面的苏果尔和林兴安睡得挺沉的,浑然不知自己在外面呆了半天,

  次日清晨,凌子凯被一阵暄哗声吵醒了。

  当他走到外面的时候,看到林兴安张老爷子等人正围在一棵樟子松的周围,不停地议论着什么。

  等到凌子凯走到跟前时,便看到张楠手里拿着一把尺子对着树苗不停地测量着,嘴里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昨天种下的所有树苗,我都进行了编号登记的。这棵三号樟子松苗的测量数据明明是株高九十公分,株围八公分,怎么在一夜之间突然长高了三十多公分?”

  林兴安说道:“这刚刚栽种下的树苗,怕是连根系都还没有在土壤中扎实了,怎么可能会成长。而且就算是移植成活了,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长高三十多公分吧!肯定是你昨天把测量数据记错了。”

  “我是在每棵树苗栽种的时候,当场记录的,怎么会搞错呢!”

  张楠有些委屈的辩解着,随后拿着尺子走到了另外一棵新栽的椴树前,测量了一下后,大声说道:“林老师,这棵树苗的数据也不对啊,比记录中的数据同样长高了,二十多公分。”

  为了验证不是自己的工作出现了差错,张楠一连对昨天栽下的五六株树苗进行了测量,结果所有的数据都比原来的要高出二三十公分。

  如果说有一两个数据出现了偏差,还能归结于是张楠的记录错误了,但所有的数据都出现了变化,这显然不是她的工作失误了。

  这下子,连林兴安也觉得是自己错怪张楠了,但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旁边的苏果尔说道:“我怎么看着这些树苗完全不像是刚刚栽种下去的样子,倒像是在这里生长了好几年的模样!”

  说话之时,苏果尔抓住一棵树苗的树干,试着往上拔了一下。结果,那树苗纹丝不动,竟然无法连根拔起。

  所有的人见状后,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了,就算是这树苗的成活率很高,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把根系牢牢的扎在土壤当中吧。

  “不止是这些树苗吧,我怎么感觉这整片湖畔上草木都比昨天的时候要长得茂盛了许多!”

  张老爷子看着周围的景物,有些疑惑地说道:“你们有没有感受到这里的空气格外的清新啊,呼吸之中,身上有种无法表达的畅快感,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健壮了许多,充满了活力!”

  博尔大爷点了点头,说道:“我也觉得今天这湖畔上的景物跟往常好像有点不同!”

  听着大家的议论,凌子凯心中暗暗觉得有些饶幸,看样子大家的心里虽然有些诧异,但还处于心理的承受范围之内。

  “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张楠忽然用手指着不远处一幢还没完工的木屋呼喊起来。

  顺着她的指引,大家看到在木屋背面墙角的草丛中闪过了一只黄色的身影,只是还没等大家看清楚那是什么动物,那黄色身影已经躲进了木屋的墙后。

  就在这时,苏果尔突然对着那动物藏身的地方,大声地叫喊道:“狍子!”

  这小子的嗓门还真的不小,如同在平静的湖畔响起了一道闷雷,震得大家的耳朵都嗡嗡作响。

  “苏果尔,你发神经了,这么大的嗓门把我们的耳朵都要震聋了!”

  张楠用手擦了擦双耳,对着苏果尔埋怨道。

  苏果尔对张楠的埋怨并不在意,脸上露出了意丝得意的笑容,用手指了指那不远处的木屋,示意大家继续看下去。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苏果尔的大喊声中,那只原本躲藏起来的动物不但没有被吓跑,反而在从木屋后面再次的露出了身影。

  这次,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那是一只跟鹿十分相似的动物,只是比鹿要小。高不足八九十公分,体长有一米多。长着黄棕色的皮毛,颈和四肢很长,尾巴很短。一双耳朵短宽而圆。站在那儿,正用一双大眼睛傻愣愣地注视着大家

  “还真是一只傻狍子啊,怪不得听到喊叫声不但不跑,反而还会走出来看个究竟呢!”张楠有些兴奋地说道。

  博尔大爷也有些惊奇地说道:“我可是有好些年在林场里没有见到野生的狍子出没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啊,竟然让它傻愣愣地跑到这里来了!”

  凌子凯早就听说过在兴安岭中,有一种十分常见还很出名的动物叫狍子。

  之所以出名,是因为这种动物的好奇心很重,看见什么东西总会停下看个究竟,甚至追击者突然大喊一声,它也会停下来观望。

  有经验的猎人如果一枪没打中狍子,也不会去追逃跑的狍子,因为狍子跑一段时间往往会跑回原地,看看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还流传着“好奇害死狍”的谚语。

  在兴安岭中还有“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铁锅里”的说法,指的是以前这狍子十分普遍,数量很多,而且肉质鲜美,皮毛可以制成各种各样的服饰,是人们主要的狩猎对象。

  只是现在因为过度的猎杀,在靠近边缘的林区已经很少见了,被国家列为了二级保护动物。

  那傻狍子似乎料定了眼前的这群人类并不会威胁到自己的生命,在那儿注视了一阵子后,不但没有逃跑,反而还往前走了几步,看样子还想看看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就在这时,半空中突然响起了一声鹰呖。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未央湖的上空。

  听到鹰呖声,那狍子一下子露出了惊慌的神色,这是来自动物对天敌的本能警觉,马上掉转身子,跑进了湖畔的山林中,躲藏了起来。

  与此同时,一对白色的身影出现在未央湖的上空。盘旋了一圈后,俯冲下来,落在了一座撮罗子的尖顶上,却原来是那对白雕夫妇来了。

  落定了身子后的白雕用目光扫了眼大家,看到凌子凯后,冲他发出了一声呖叫,似乎是在跟他打了个招呼。然后一双鹰目不停地打量着湖畔四周,像是在查找着什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