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森林开发商->第十四章白马之死

第十四章白马之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当意识扫过范围内的每一个地方后,凌子凯有些失望的退了出来。方圆五十公里之内,并没有发现什么踪迹。

  林子中的动物倒是看到了不少,什么野猪,松鼠,山兔,狍子之类的,至于珍稀的东北虎,兴安豹,棕熊等动物却没有看到。

  凌子凯看了眼正对着一株千年红松膜拜的苏果尔,问道:

  “你看咱们先往哪个方向去寻找?”

  苏果尔说道:“在老林子的东边有一座棒槌山,是野山参生长比较多的地方,一般的放山客都喜欢去那儿,也不知道杜鹃姐会不会去那。”

  凌子凯问道:“你知道那些偷猎者喜欢偷猎什么动物吗?”

  “他们打得最多的是狍子和糜鹿,至于兴安豹,黑熊,东北虎之类的,就算发现了,一般也不敢打,毕竟偷猎国家珍稀动物,抓住了要被判处很重的罪刑。”

  凌子凯沉思了一下,问道:“你知道哪个地方有狍子经常出沒吗?”

  苏果尔道:“一般来说,狍子都是喜欢群居在一窝的,在北边那片的林子里较集中。你问这干什么?”

  “如果杜鹃姐真得和偷猎者发生冲突,那么冲突的地方应该是在有野兽经常出没的区域,我们不如先去北边找一找。”

  苏果尔觉得凌子凯的话说的有理,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两人沒有多做停留,便往老林子的北边走去。苏果尔打了个口哨,让三只猎犬散开,钻进林中先行侦查。

  走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凌子凯突然身子一震,冲着苏果尔叫道:“跟我来!”

  不等苏果尔回应,便己拔转马头,顺着左边的一道山脊,往山脚下奔去,看情形似乎发现了什么。

  苏果尔有些疑惑地跟了上去。看着凌子凯在前面领着路,七转八拐的,往往在出现了悬崖或者荊棘丛之前,就己经提前绕开,似乎对山形地势十分熟悉,不由地大奇。

  见凌子凯的速度很快,稍不小心便会失去人影,苏果尔怕自己跟丢了,不敢怠慢,提起精神紧紧地跟在后面。

  没过多久,便己来到山脚。

  前面是一个比较狭小的山谷,谷底长着葱郁的落叶松,中间有一条溪流纵穿而过。

  溪水很清澈,可从清晰地看到溪底的鹅卵石。

  凌子凯策马趟进溪面,顺着溪流往谷外走去。苏果尔跟在后面叫道:

  “你要往哪里去?这是达干溪,属于兴安江的支流,顺着溪流就可以走出兴安岭了。”

  凌子凯没有答话,只是脸色有些阴沉。转过一个山坳,在溪边突然出现一个白色的物体。

  待到跟前,却原来是一匹白马的尸体,四脚朝天的躺在溪边。

  苏果尔失声惊叫道:“哎哟,这是杜鹃姐的猎马,怎么死在这里了?”

  凌子凯先前在意识里发现了白马的尸体,隐约觉得有些眼熟,似乎是以前见到过的杜娟家里的那匹白马,只是不敢确定,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此时从苏果尔的嘴里得到了确认,心中一沉。很显然,白马的死亡,意味着杜鹃肯定在山里出事了。

  两人翻身下马,仔细地查看马尸。

  看上去白马己经死去好多天了,尸体开始腐烂。从马头上血迹斑斑,在耳朵边上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窟窿,结了黑色的血痂,看样子是被枪杀的。

  苏果尔勃然大怒,眼珠瞪得拳头大,活像一只忿怒的随时准备扑上去咬人的兴安豹。

  在杜伦克族人的心目中,猎马和猎狗就跟自己家里的亲人一样,杀了白马等同于亲人被害了,怎不令苏果尔愤怒!他从背上取下了猎枪,端在手上,双目环顾着周围的林子。

  凌子凯站起身子,往溪流左侧的林子走去。他知道在那片林子里还有着三个人,虽然从对方的装饰上难以肯定是不是凶手,但即然出现在这附近,自然要去问一问。

  三只猎犬似乎也察觉到了林子里面有状况,率先钻了进去。

  片刻后,林子里传来了一阵狂吠声。

  听到犬吠声,苏果尔脸色一变,快步往林子里跑去。

  凌子凯虽然拥有祖神意识和能量,但徒步爬山的速度却明显跟从小在大山里长大的苏果尔差了一大截,没跟多远便失去了他的踪影,只能先用意识锁住方位。

  等到他临近目标位置时,只听得前面一片桦树林中传来的犬吠声更加发狂,其中还夹杂了苏果尔的怒叱。

  随即一个清冷的叱喝传入耳中:“站住,你要再前进一步,我就开枪了!”

  “狗娘养的,老子要剥了你们的皮,扔到狼窝里喂狼!”

  听到苏果尔的发狂声,凌子凯加紧脚步跑进林子。

  只见苏果尔手中端着猎枪,正跟三个人对峙着,就连那三只猎犬也以三面包围的态势将那三人围住,就等着苏果尔的命令,便要冲上去撕咬对方。

  对方三人都是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身上穿着战地迷彩服。其中一人坐在地上,用手抱着自己的左脚,脚上的有血迹,像是受了伤,脸露痛苦之色,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

  另外两人则站在旁边守护着同伴,两人手上举着手枪。一人不停地在三只猎犬

  之间晃来晃去,防止它们突然窜上来。另外一人则将枪口对准了苏果尔。

  那三人见凌子凯走了过来,戒备之色更重。

  “怎么回事?”凌子凯对苏果尔问道。

  “我刚进入林子,他们就拿枪对着我,一定不是好人!”

  苏果尔一边对凌子凯说话,一边拿眼神示意他别慌。

  看上去对方有三人,但一个受了伤,行动不便。而自己这边也是两人,外加三只凶悍的猎犬,真要打起来也不见得会输。

  虽然苏果尔不知道凌子凯还有什么战斗力,但单凭那双手就能抛飞巨石的力量来讲,就足依对付对方了。

  或许是见凌子凯手上没有带什么武器,那用枪对着苏果尔的青年道:

  “老乡,你们一定是误会了!刚才这位老乡端着猎枪冲进了林子,我们以为是遇上了偷猎者,所以才拿出了枪。”

  苏果尔叫道:“哥,别信他的!爷爷说过,敢拿枪口对准你的就是敌人!”

  那青年看出苏果尔是个二愣子,便不去理他,只是对凌子凯说道:“老乡,我们是北方省军区的边防战士,正在执行任务!你要是不信,可以看看我的证件。”

  那青年说着掏出一个红色小本子,刚要上前递给凌子凯。

  旁边的苏果尔拉动了一下枪栓,叱道:“站着别动,不许过来。”

  那人苦笑了一下,只得将证件扔了过来,落在凌子凯的脚下。

  凌子凯接过证件,翻开看了一下,上面写着中国武警部队兴安省武警总队边防支队特勤大队的番号,姓名栏里写着张俊,职务为二中队副队长,军衔是中尉。

  凌子凯见那张俊看上去刚二十出头的年龄,却己是中尉副队长,不由多看了他几眼。只见他长相平平,但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闪着凛然的英锐之气。在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膺般的眼神,也正在打量着自己。

  凌子凯不能确定证件的真假,但在心里还是选择了相信对方的身份,当下将证件扔还给了对方,说道:

  “既然是误会,那双方都把枪收了吧!”

  苏果尔有些不情愿,但想起先前打赌时自己承诺了进山之后一切听从凌子凯的安排,便收起了猎枪,却没有唤回猎犬,依然让它们围着对方,以防万一。

  张俊同样示意战友收回了枪支,随即问道:“老乡,你们进入老林子来干什么?”

  凌子凯虽然选择了相信对方是武警战士的身份,但并不等于完全信任对方。毕竟现在的社会上假冒的证件满天飞,别说是一个中尉的军官证,就连堂堂少将军衔的证件都有人敢假冒。便随意地说道:

  “现在正是放山的好季节,我们兄弟俩进老林子踫踫运气。在外面的小溪边发现了一匹白马的尸体,后来听到了猎犬的叫吠声,便进林子里来看看是什么情况。”

  顿了顿,凌子凯试探着问道:“那匹白马是你们的吗?怎么被枪杀了?”

  苏果尔听着凌子凯的话有些糊涂了,心想我刚才不是己经告诉了你,那是杜鹃姐的猎马,你怎么还问成是他们的了?

  生性单纯的苏果尔自然不会明白凌孑凯话中的心机,刚想提醒他几句,见好见到凌子凯看了眼自己,眼神中暗示自己不要插话。

  苏果尔在心里咕嘀着:就你们南方人,说话拐弯抹角的,一点也不爽快!

  那张俊摇了摇头,说道:“那白马的尸体我们见过,在我们来之前就己经死在那里了。从马尸的伤口上看,应该是用俄式步枪远距离打死的。开枪的人枪法很好,一枪命中马匹的头部,而且用的子弹是改装过的开花弹,从外表上看,枪眼不大,但那马头的内部应该被子弹打得稀八烂了。”

  凌子凯暗暗点头:不愧是当兵的,整天跟枪打交道,单是从伤口处就能够分析出许多东西。如果能够从对方的分析中推测出杀害白马的凶手是什么人,就可以知道是谁在图谋杜鹃了!对接下来的寻找有不小的帮助。便问道:

  “依你看来,那开枪的应该是什么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