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森林开发商->第十章杜鹃失踪

第十章杜鹃失踪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可是刚刚兴奋起来的凌子凯哪里会听她的劝阻,依然飞驰在山路上,渐渐的,在她的视线中只留下了一个小红点。

  杜鹃又气又急,却又无可奈何。好在山路上人少,只要不是马儿突然失蹄,不会出什么大的危险。

  直到将近县城,路上行人车辆渐渐增多后,凌子凯才让枣红马缓了下来,等了一阵子,才见杜鹃追了上来,有些气急败坏地说:

  “你跑得这么快,不要命了!下次再也不给你马儿骑了!”

  凌子凯脱口笑道:“等下次,我自己养一匹汗血宝马!”

  杜鹃闻言脸露喜色,看着凌子凯意味深长地说:“我相信你一定会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骏马!”

  凌子凯闻言愣了一下,在心里问自己:我还会来吗?

  当车子驶出很远时,凌子凯回头望了望,发现杜鹃依然牵着马,站在原来的地方,眺望着车子,身后留下了一个长长的日影,显得有些孤单寂寞。

  就连那枣红马也扬起前蹄,发出了一声长嘶,似乎有些念念不舍的样子。

  凌子凯心里涌出了想要下车回去的冲动,但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到了白山市,因为心中有事,凌子凯不想在白山市过多停留,便打了个电话给张昊,借口说公司有急事,催他快点回去。只好等下一次来时,再感谢他的帮忙了!

  张昊倒是无所谓什么感谢不感谢的,说这次你是奔丧来了,时机不对,等下次来是一定好好招待。

  回到省城后,凌子凯给老妈打电话告诉了事情的处理结果。

  老妈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事情过去了就不要再去想它了。

  凌子凯又开始了三点一线的生活,一切似乎恢复了平静。

  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凌子凯经常会感到精神恍惚,全身乏力,去医院检查后,又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他暗暗低咕着是不是吸收了祖神能量后产生了后遗症。

  有几次,他跑到了郊外的森林中,闭目感悟了半天,却丝毫感受不到半点的祖神能量,反而引起了体内那些原有的能量骚动起来,在身上爆走,差点要了他的命!

  这种状况持续了一个多月,以至于工作上出了不少差错,被上司给训斥了几顿。

  突然有一天,他接到了云海镇镇长吴大山打来的电话,说是杜鹃失踪了!

  电话里,吴大山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说是杜鹃进深山老林子里放山挖野山参去了。

  原本,每到这个时候,采参人进山呆个十天半月是正常的事情,多的甚至会待上一个月。

  但杜鹃是在凌子凯离开云海林场后的第五天就进山了,距离现在已经有一个多月了,身上所带的干粮早就该用完了,没理由继续呆在老林子里。

  而且,和杜鹃同时间进山的人早就回来,据他们说,在半个月前,他们碰到过杜鹃,当时,杜鹃就表示自己要下山了,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呢,显然是出了什么意外。

  在老林子里发生意外,可不是件开玩笑的事情!那是要出人命的。

  吴大山打电话来的本意只是通知一下凌子凯,毕竟他跟杜鹃有着名义上的姐弟关系,也没指望他能够帮上什么忙。

  挂掉电话后,凌子凯的眼前浮现出了云海车站分别时的那道身材高挑的倩影,那双清澈明亮的如一泓碧水,令人见而心生怜悯的眼睛中充满了殷殷期盼的目光,以及身后那长长的孤单寂寞的日影。

  同时,耳畔不停地回荡着一个柔和的声音:请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誓言!永远的守护着这片大山。

  凌子凯坐不住了,脑海里有一个急切的声音在催促着他必须马上赶到云海去,到茫茫林海中将人找回来,因为这是他的使命!

  因为不知道这一去要多长时间,他索性跟公司辞职了。

  又打电给老妈说自己到外地出差,要很长时间才能回来,让她近段时间不要来找自己了。

  老妈不疑有它,只是叮嘱他在外面要小心点,多带点衣服。

  凌子凯连夜赶往了白云市。这次他没有打电话给张昊,毕竟在老林子里找人要靠自己,即便老同学的父亲有很大的能量,在这件事上也帮不了多大的忙,寻思着等回来后再通知他一下就是了。

  到云海县的时候,天刚蒙蒙亮,刚好赶上了开往云海镇的早班车。

  当公交车开进了大山,盘旋在山路上的那瞬间,一股充沛着苍茫而又清新的大山气息扑入而来,它们就像是在欢迎久别重逢的亲人一样,令凌子凯的精神猛得一振。

  这一刻,凌子凯觉得自己就像是一条搁浅了很久的鱼儿重回到了大海,全身上下无比的舒畅。望着车外薄雾缭绕,连绵起伏的山岭,郁郁葱葱的森林,他有一种回到了家的感觉。

  恍惚中,他又想起初到云海那天做的梦,想起了那白胡子祖神的话,也许从那一夜开始,自己的灵魂就已经融入了这千里大山,再也无法分开了。

  到了云海镇,凌子凯马上赶往林场找博尔大爷去了。

  像老爷子这种一辈子生活在大山里的人,对老林子里的情况肯定非常了解,在寻人方面想必比一般人要有经验的多。出发之前向他请教一番,很有必要!

  博尔大爷正在撮罗子边劈着烧火的木材,见到风尘仆仆的凌子凯微微一怔,随即便露出了慈祥的笑容,扔掉了手中的斧子,张开双臂,热情的拥抱了一下他:“善良又勇敢的小伙子,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有你放不下的人,这里也是你的家。”

  凌子凯在拥抱了博尔大爷之后,急切的问起了杜鹃的消息:

  “她一个女孩子,怎么突然想起跑到老林子里去放山了呢?”

  博尔大爷叹了口气,说道:“虽说有那些赔偿金还了不少债款,只是就那点钱哪里够啊!她是想到老林子里碰碰运气,万一能挖到几株野山参,也是一比不小的收入。”

  凌子凯闻言莫名的感到了一阵揪心,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孩子,放宽你的担忧!鹃丫头不会有事的,她是大山的女儿,伟大的祖神会庇护着她平安无事的。”博尔大爷安慰着说道。

  凌子凯咬了咬牙,说道:“博尔大爷,我要进山找她!”

  博尔大爷吃惊地看着凌子凯:“老林子可不是随便能进的,你是一个还没进过大山的孩子,会迷失方向的!”

  凌子凯当然知道自己拥有了祖神传承后,只要锁定了位置,祖神意识会自动的指引方向。可以说,进山后,自己最不怕的就是迷路了。当然这是他的秘密,不能泄露,想必杜鹃也没有告诉老爷子关于自己成为萨满的事情。

  当下便坚持着说:“不行,我必须要进老林子!相信我,一定能够将杜鹃平平安安的带出来。”

  博尔大爷不知道凌子凯哪里来的自信,皱起了眉头沉思了好一会,才说:“好,既然你坚持要去,我让苏果尔和你一起去。”

  凌子凯不知道苏果尔是谁,想想有人相伴,也多一份安全,便点了点头。

  到了中午时分,也不知道博尔大爷是通过什么方法联系通知的,那个叫苏果尔的人来了,是个二十刚出头的青年,身材高大魁梧,面容跟博尔大爷有些相似。

  果然,博尔大爷介绍说:“这就是我孙子,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飞上高空的小鹰。”

  苏果尔见爷爷贬低自己,有些不服气的抗议道:“那是你们不愿意放飞你们的雏鹰,否则我早就成了一只翱翔蓝天的雄鹰了!”

  博尔大爷哈哈大笑:“好,这次进山就算是对你的考验,只要找回你杜鹃姐姐,我就放你出去。”

  苏果尔闻言大喜,拍着胸膛保证将杜鹃姐姐找回来。

  当听说凌子凯要和自己一起进山后,苏果尔用怀疑的目光问道:“你以前进过老林子吗?知道在林子里要怎么走才不会迷路吗?知道哪些地方可能会有狼群出没?那个林子里隐藏着野猪和熊瞎子吗?”

  见凌子凯接连摇头后,有些不乐意得说:“那你进山去还能干些什么?”

  随即对博尔大爷嚷道:“爷爷,我可不想带一个傻孢子进山,那样会成为累赘的!”

  博尔大爷确实对凌子凯进山有些担心,望着他说道:“孩子,要不你就在家里等着,让苏果尔一人进山去?”

  凌子凯摇了摇头,坚决得说:“不行,我要亲自去接杜鹃回来!”

  苏果尔也固执得说:“我说了不能去就是不能去!”

  “行了!”博尔大爷见二人争执起来,不满地对苏果尔道:“不要忘了你是大山的儿子,怎么能这样对待尊贵的客人呢!他还是你杜鹃姐在远方的弟弟,自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心平气和的说吗!”

  苏果尔见爷爷发怒了,不敢再说什么,但看着凌子凯的目光依然有些气恼和不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