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顶点小说->北宋大丈夫->第646章 钢铁直男王安石

第646章 钢铁直男王安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宋禁军虽然都叫做禁军,但内部还是分了三六九等。

  骑兵作为稀缺资源,在军中就是长子般的存在。其次就是步卒,步卒也分档次,万胜军原先就不怎么打眼。

  王安石到了万胜军,折克行就迎了出来。

  “见过王公。”

  王安石点点头,问道:“黄义何在?”

  黄义就是都指挥使。

  “军主在列阵等候。”

  这是想显摆一番。

  王安石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就跟着折克行进去。

  进了营地不久,前方就出现了一个方阵,看着整整齐齐的,格外的震撼人心。

  “操练的不错。”

  京中禁军以前是看门狗,现在依旧是,只是这只看门狗的体魄看似强健了不少。

  “见过王公。”

  黄义迎了过来,笑的很是谄媚。

  王安石见了就不满的冷哼一声。

  受沈安的影响,他觉得武将就该是不卑不亢,可黄义却谄媚了些,看了就觉得面目可憎。

  可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有些吓人。知制诰,这是官家身边的近臣,只要他在赵祯的身边不经意的说几句坏话,他黄义回头就得跪了。

  “谁掌管物资?”

  王安石站在阵列前,感受了一下,觉得热血好像有些涌动。

  这种感觉很奇妙,对于王安石来说很是新奇。他想起了自己当年科举中试的那一刻,以及被授官的那一刻……

  许多人生中的闪光点都会有这种热血涌动,兴奋异常的感觉。

  可现在的却有些不同,王安石说不清有什么差异,就多看了看。

  “吕迪,吕迪过来!”

  黄义咋咋呼呼的叫来了一个都虞侯。

  “见过王公。”

  王安石点点头,板着脸道:“酒精是你在管?”

  “酒精?”

  军中的物质数量庞大,管理是个大问题,吕迪想了想,就笑道:“是,是下官在管。”

  “可有账簿?”

  “……”

  吕迪的目光闪烁,王安石见了就冷笑道:“说!”

  吕迪的额头有些湿润,他微微抬头,眼中有哀求之色,低声道:“王公,下官的表弟和欧阳公认识……”

  黄义显然知道这层关系,所以退后了几步,不准备掺和。

  折克行木然看着,心中为吕迪默哀一瞬。

  这是王安石啊!

  京城号称执拗的王安石,你竟然和他去拉扯关系,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住口!”

  王安石断喝一声,说道:“说,那些酒精哪去了?”

  吕迪没想到老王会不给面子,就再次说道:“下官和欧阳公见面还能打个招呼,王公,您……”

  欧阳修见人就打招呼,这个性子大伙儿都知道。

  从庆历年间因为朋党论倒霉开始,欧阳修就变成了一个圆润的人,爱提携后辈,不得罪人……

  这种官场老好人很受欢迎,但王安石却不尿他。

  “来人!”

  王安石一摆手,随行的人就近前来候命。

  “拿了他问话!”

  随行的上来两个大汉,夹着吕迪就在边上用刑。

  这位是文官?

  这下连折克行都有些侧目了。

  王雱还在汴梁时,提及自己的父亲都是用那种很头痛的表情,大抵就是……哎!我爹怎么样怎么样,若非他是我爹,我早就不忍了云云。

  这是少年人的牢骚,可也说明了老王的古板。

  可今天这位古板的老王竟然要旁观用刑,这个牛笔大发了呀!

  “下官和欧阳公交好……”

  “欧阳公……救命……”

  吕迪开始惨叫,旋即就胡乱呼叫救命。

  折克行冷冷的站在那里,黄义低声道:“欧阳修是宰辅,王安石这个是不是过于强硬了些?”

  折克行摇头道:“此事非我等能管。”

  他这是暗示,也是好心的提醒。

  文官的事儿不要掺和。

  “查账!”

  吕迪在那边‘坚贞不屈’,王安石沉着脸,带着人去查账。

  这个世上传递最快的不是什么光,而是八卦。

  王安石还在查账的时候,消息就传到了政事堂。

  “吕迪?”

  欧阳修有些懵,来人低声道:“欧阳公,他的表弟是陈志。”

  “哦……陈志?陈志的文章不错,而且彬彬有礼。”

  “是啊!可吕迪如今被王安石拷打,他自己要避嫌,就托下官来……”

  来人抬头,说道:“您德高望重,想来就是一句话的事……”

  欧阳修叹息一声,说道:“贪腐了?”

  “就是拿了几瓶酒精兑水喝了。”

  “那事不大。”

  几瓶酒精算个屁,老王怎么就拷打起来了呢?

  作为提掖后进的典范,欧阳修叫了人去万胜军传话。

  王安石正在查账,面色严峻。

  来人被带进了房间,他只是站着说了一句:“欧阳相公让某来,有些话想和王公说说。”

  室内的人起身,默然出去。

  这事儿算是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不是他们能掺和的。

  官场就是修炼场,修炼不到家,就活该你倒霉。而修炼到家的标志就是会看眼色,懂的趋利避害。

  王安石抬头问道:“欧阳公有什么话?”

  来人说道:“欧阳公说只是些小事,何必大动干戈。”

  王安石冷冷的道:“回复欧阳公,就说不是小事。”

  来人没想到他竟然这般强硬,就不满的道:“欧阳公说了,这是小事。”

  王安石再次抬头,不耐烦的道:“老夫说了,这不是小事。”

  “好好好!”

  来人气呼呼的摔门出去,外面等候的黄义不禁有些心慌。

  “这是闹翻了?”

  折克行点头,王安石执拗,他算是第一次领教。

  黄义头痛的道:“咱们会不会被牵累?遵道,你和沈待诏交好,能否去问问?”

  折克行沉声道:“军主想多了,自身行的正,无需惧怕什么。”

  黄义叹道:“你有沈安庇护自然无事,可某却麻烦了呀!”

  “来人!”

  “找到了!”

  里面突然传来了欢呼声,接着王安石出来,冷冷的道:“查!就按照刚才的法子,京中各军一一查验!”

  ……

  欧阳修被王安石给顶了。

  欧阳修是谁?

  文坛盟主,德高望重,人脉之丰厚,大宋无人能及。

  他曾经提携过王安石,所以王安石的举动被人诟病为忘恩负义。

  随后王安石查出了吕迪贪腐的证据,更是让欧阳修下不来台。

  有人就堵住了王安石,当面说他忘恩负义。

  王安石冷着脸道:“公是公,私是私,欧阳公知道此事的原委,无需你等来挑拨。”

  这就是王安石,哪怕是想缓和关系,也说的硬邦邦的。

  欧阳修本就有些怒气,被这么一说,真的就下不来台了。

  包拯找到了沈安,让他出面缓和。

  “这不关我的事啊!”

  沈安没办法,只得去请了两人喝酒。

  老太太的脚恢复了,王安石的心情不错,所以沈安一邀就来了。

  而欧阳修则是有火没地方发泄,准备来开喷。

  三人在酒楼会和,然后就是沉默。

  沈安在中间很尴尬,只得举杯邀饮。

  两个老汉不说话,他就频繁举杯。

  喝酒有规矩,沈安是晚辈,一次只能邀饮一人。可他不能厚此薄彼啊!于是没多久,他就觉得有些头晕眼花,外加肚子里翻江倒海。

  他左看看欧阳修,老欧阳正在板着脸发呆;右看看王安石,老王也在发呆。

  “二位……此事是不是误会了?”

  欧阳修喜欢提携后进,做老好人做惯了,你要说他徇私,那定然是有的。

  别把这些官员看得无比高大,他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官。人该有的情绪,他们一样不缺。

  欧阳修后面知道了吕迪贪腐数额巨大,早就后悔了,可王安石那边硬邦邦的顶着了他的肺管子,他下不来台啊!

  于是沈安一说误会,他就冷冷的道:“老夫有什么可误会的?且等几年死了,自然无人问津。”

  这话说的很是颓丧,沈安看向王安石,“王公……”

  你得表个态吧?

  王安石抬头,认真的道:“欧阳公,某送过几次辽使……”

  辽使回去,大宋得派官员随行,王安石就去了几次,一路还诗词唱和。

  “辽人跋扈,哪怕是诗词唱和,他们的眼神都带着鄙夷。”

  “那一次路过农户家去要水喝,边上一个孩子在屋檐下乘凉睡觉,那辽使的随从喝了水,随口就把唾沫吐在了孩子的身上,某忍不住就呵斥了他,他当面没说话,后来和同伴嘀咕……”

  王安石的脸上浮现了些怒色,“他说宋人都是猪狗,迟早会成为大辽的奴隶……”

  欧阳修抬起头来,愕然道:“竟然这样?”

  王安石点头,痛苦的道:“某那一刻只觉着胸中憋闷的慌,恨不能提兵北上,犁庭扫穴……可大宋的军队不成啊!”

  他举杯一饮而尽,然后把酒杯重重的顿在了桌子上,摇头道:“后来演武,某也去看了,只觉着惨烈,慑人心魄……这才知道沙场不简单,夸夸其谈之辈只会坏事……”

  欧阳修的老脸一红,他就是嘴炮无敌的典型人物。

  “官家令京中各军参照操练,那一刻某心中欢喜啊!”

  王安石看样子也是动感情了,眼睛有些红:“都说文武文武,可军队不能打,文官再出色又有何用?难道能凭借唇舌去说服对手?”

  沈安在边上点头道:“口舌有用,那还要刀枪来做什么?”

  王安石说道:“正是这话。某是看到了希望,所以在听闻军中贪腐时就怒了,恨不能把那些贪腐的将领千刀万剐,才能解了心头之恨。”

  欧阳修有些不自在的道:“老夫也不是说要庇护那人……”

  王安石为人处世算是半个棒槌,所以不理解欧阳修这话的意思。

  沈安干咳道:“欧阳公德高望重……”

  老王啊!你当时好歹用软话解释一下,欧阳修这边得了台阶,自然就无事了。

  这就是不会做人的典型事例。

  王安石一怔,旋即板着脸道:“某当时只顾着生气,却是有些不恭敬……”

  这个话依旧说的硬邦邦的,让沈安只能苦笑。

  老王就是个钢铁直男啊!

  王安石随后举杯,连饮三杯。

  欧阳修也回了三杯,两人旋即就开始吟诗作词,把沈安抛在了一边。

  这怎么就好了呢?

  稍后欧阳修喝的烂醉,竟然要带着王安石去青楼玩耍。

  “不去……”

  王安石坚定的摇头,“某要回家!”

  两人在酒楼下面拉拉扯扯的,王安石不小心一推……

  呯!

  欧阳修捂着额头,看了柱子一眼,然后缓缓倒了下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